上网做生意,首选VIP会员
热门标签:炭黑| 计划煤| 汽油| 柴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朝鲜矿产投资诱惑:神秘和风险背后还有“不等人的机遇”
朝鲜矿产投资诱惑:神秘和风险背后还有“不等人的机遇”

2013/8/22 17:27:16 来源:

     朝鲜官方媒体突然宣布,“光明星3号”二期实用卫星当天搭载“银河3号”运载火箭发射。彼时,一批筹备已久准备赴朝考察的中国企业家,因上述事件再次推迟了行程。
  去年9月,由中国海外投资联合会(下称“中海投”)与朝鲜投资事务所共同发起的“投资朝鲜专项基金”在北京成立。前者是一个国内非政府社会团体,在东南亚、南美洲、南欧等地均有经贸活动展开。后者则是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在海外设立的对外招商引资平台。

  从初定2013年8月中旬启动行程至“朝鲜射星”,中海投所召集的企业、财团已至少三度“被”推迟赴朝计划。中海投副秘书长刘杨骜称,“团里本想去看一看的(人),肯定会受(朝鲜射星)影响,会调整计划;而且,‘看一看’的比例,不会小。”

  早报记者昨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上述中海投召集的中国企业家赴朝考察行程,已于去年12月下旬实施,在考察完毕后,已于2013年元旦前后返回国内。

  在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发展中的中国依然对矿产资源大有胃口,“海外找矿”已成热门话题。2012年8月,辽宁的民营企业中国西洋集团一篇有关其在朝鲜投资遭遇的文章出现在网上。一时间,投资朝鲜的“冷门”选项再次进入大众视野。

  朝鲜新的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上任后,外界对朝鲜可能发生的变革高度关注。去年9月以来,朝鲜在中国北京、丹东开展了多场招商活动,大有海外投资“新秀”的意味。

  当年9月22日,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副委员长金铁镇在北京称,朝鲜有300多种矿物资源,石墨矿、菱镁矿及稀土类矿物资源等规模居于世界前列,还拥有劳动力性价比高、地理位置优越等利于投资的条件。

  现实是,朝鲜经济政策的未来走向将决定其潜在投资者赴朝的步伐。

  

西洋集团的“遭遇”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数据,截至2013年底,中国对朝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实际投资)存量约为2.9亿美元。“中国对朝投资企业主要集中在矿场资源和制造业领域,如建材、食品、医药、饲料、运输、轻工业等多个行业。”

  “中国对朝鲜的投资70%集中在矿产资源上,其中以铁和铜为主。”韩国产业银行旗下的经济研究院的一份报告称,“大部分的企业来自黑龙江、吉林和辽宁,这些企业最早做日用品贸易,后来则涉足能源领域。”

  西洋集团的经历或能成为在朝投资机遇与风险的双重注脚。

  西洋集团在朝鲜的投资始于2007年,与朝鲜岭峰联合会社合资设立朝鲜洋峰合营会社,合作生产铁精粉,中方以选矿技术、生产管理技术、无形资产和资金出资,朝方则以翁津地区铁矿资源和建厂土地出资。

  2011年4月,年产50万吨铁精粉的选矿厂建成,朝鲜工人掌握铁精粉生产技术后,共生产出3万多吨铁精粉。当年9月,朝方提出16条“国家规定”,称这些铁精粉不能销售,后又单方面卖掉,却未向中方支付“转让金”。

  西洋集团称,在朝鲜投资的洋峰合营会社是中国目前对朝鲜投资最大的项目,4年时间内,西洋集团共投入2.4亿元人民币建成采矿场、选矿厂、配套设施和朝鲜员工住房。

  西洋集团副总经理吴希胜从头到尾跟了这个项目。他说,目前,双方依然只能通过电话、传真沟通,中方人员亦均已回国。

  “算账累计起来是,总投资3000多万欧元,干了这么多年,再加上技术,我们跟他们要4500万欧元。最后对方就说给你3000万美元,把欧元变成了美元。”吴希胜说,“他们就说给你们这些,爱要不要,设备也不是你的了,你说了不算。”

  当初吸引西洋集团的是朝鲜的铁矿资源。“(矿)很多都是裸露的,地质确实是挺好的。”吴希胜说。尽管朝鲜对地质的相关资料讳莫如深,只能看、不允许带走,西洋集团当时专门派了专业人员去考察勘探。

  “(朝鲜的)法律很好,就是实施不了——都是空中楼阁。”吴希胜说。

  上述遭遇发生后,“起码有20多家”企业向西洋集团咨询赴朝投资的事宜,“有的已经在那投资,有的将要去投资,也有的在那里投资之后碰到了像我们这样的情况。”吴希胜说。

  梳理中国企业过去对朝鲜矿产的投资可见,合作几乎均非坦途。

  中国五矿集团历经一年谈判获得朝鲜第一大无烟煤矿龙登煤矿开采权。这是朝鲜与外国企业首次在非经济特区开展商业合作。2005年后,投资朝鲜矿山渐成“潮流”。是年,吉林通化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拟投资70亿元人民币开采朝鲜茂山铁矿。2006年,唐山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拟在朝鲜北部城市清津建设年产量150万吨的钢铁厂。2008年,万向集团旗下公司与朝鲜合资组建的惠中矿业合营公司取得朝鲜政府部门颁发的“矿权证”,目标是惠山青年铜矿。

  但在2013年8月,朝方以“关注度过高”为由中止了与通化钢铁对茂山铁矿项目的谈判。2009年,朝鲜方面突然收回惠山青年铜矿矿山所有权,并拒付任何赔偿,后经一系列谈判,才在2011年进入生产收获阶段。

  

神秘的朝鲜矿产储量

  去年9月份以来,朝鲜在中国北京、长春、丹东等地密集召开一系列投资说明会,其中最大卖点仍是矿产,以及优惠的政策。

  2013年,韩国大韩商会公布的《朝鲜地下资源共同开发战略》报告曾披露,朝鲜菱镁矿储量达30亿至40亿吨,铁矿石储量高达2600万吨,可立即开采的铀达400万吨。

  吉林大学地球科学学院资源工程系教授孙丰月说,中国曾派技术人员到黑龙江境内与朝鲜接近的矿山进行勘探,所以能确定的是,在黑龙江省长白山县对面,朝鲜拥有世界级的惠山铜矿和检德铅锌矿,成矿情况非常好。

  “据我了解,中国很多企业也比较感兴趣,最近世界经济不景气,中国资金想找出路,一些投资公司也积极在活动。”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东北亚问题研究专家、朝鲜半岛问题专家张琏瑰说。

  不过,目前并没有来自朝鲜国内更具体的勘探数据。

  有投资意愿来登门向张琏瑰咨询的企业家不少,但他总是坚持“泼冷水”的态度。张琏瑰告诉早报记者,资源储量对朝鲜来说是“绝对的国家机密”,即便达成经济合作,也不会给具体的技术资料,更不可能让外国人亲自勘探。

  刘杨骜亦表示,朝鲜的相关资料确实不完善,与其合作,初期要办的,就是将朝鲜矿业基本的情况和资料重新进行梳理,“如果贸然进去的话,资料不完善意味着中国投资的风险性是很大的,而且不负责任。”

  

投资风险也应充分估计

  除了矿产这块“蛋糕”本身,中国矿企还在谨慎嗅着朝鲜的投资环境。

  蓝海基金是一只主投矿业的基金,目前亦“积极”准备组织人员去朝鲜考察,但暂不打算全面合作投资。

  金疆矿业基金合伙人、总裁陈彪也透露,有“不少”打算投资朝鲜的机构曾找他合伙,“主要是民营企业,有规模比较大的。”

  中国矿业联合会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的观点是,投资朝鲜矿业作为一个经济命题,看似是孤立的,但实际上很复杂。

  “现在你搞不清朝鲜的目的是什么,一般从善意的角度理解是朝鲜要发展经济,吸引外资,但根据我长期的研究和基本判断,朝鲜就是想吸收外汇。”张琏瑰说,“两次核试验之后遭到国际上的制裁,朝鲜现在外汇短缺,发展核武器、发展导弹,都需要消耗大量外汇。”

  张琏瑰说,在这个背景下,企业需要警惕朝鲜做的是“一锤子买卖”,即“钓鱼式”地合作:一旦资金、设备投到朝鲜,对方可能立马变卦,收回原先的合同,如果企业不接受,那么前期投入也会打水漂。

  “要想好退路,随时准备撤退。你想就像和其他国家搞经济合作似的,到最后一定要吃亏。”张琏瑰称,对“被钓鱼”的风险应有“充分估计”。

  

“朝鲜机遇不等人”

  也有掘到金的。

  黑龙江一家30多人2005年合股成立的矿业公司,因为有中国政府背景的投资公司引荐,得以在朝鲜投资橄榄石矿和黄金矿等项目,中方出设备和技术,朝方出资源,采矿场在朝鲜一个军分区里。

  据该矿业公司一位高管介绍,公司对从朝鲜运回的矿石质量是“比较满意”的,只是收入较预期差很多,一些股东已经开始减少投资。

  最令中企难以放心的是入境难题,“朝鲜只是定期运回产品,不让(我们)进去,不放心也没有办法,但最近领导还是决定想办法去一次。”他们看中朝鲜资源丰富,依然会继续与朝方合作,寄希望于朝鲜新领导人未来能打开国门,令公司真正在朝鲜w立足。

  张琏瑰表示,在朝投资的中国企业能赚到钱的,通常以“以货易货”的方式居多,比如我给你粮食,你给我两车煤。

  “需要加工投入,五、六年甚至十年都没有收益的,风险就比较大了。”张琏瑰说,“谁能保证十年后它(朝鲜)依然执行这些政策?”

  中海投等企业代表了另一派观点。“我们认为朝鲜的确有投资空间。如果中国企业长期停留在西洋集团的遭遇里面,实际上——朝鲜的机遇不等人。”刘杨骜说。

  不只是矿产资源。刘杨骜举例,朝鲜的整个电信行业已基本被埃及的公司率先占领,包括法国、德国和一些亚洲国家,在朝鲜多个重要领域的合作非常多,而且基本上已经逐渐垄断。他以中国香港已故富豪霍英东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投资广州白天鹅宾馆为类比,称投资朝鲜“风险是一方面,机遇也是一方面”。“现在去投资比较成熟、健全的国家,机遇的空间就小了些,像加拿大、美国,它们有一套非常健全的规则,但投资回报周期比较长,利润空间非常小。”

  四川一家民营矿企的老板说,关键还看朝鲜的政策方向到底如何,而这主要涉及到政府和政府之间的交流,“如果那块没有突破的话,我们民营企业想去突破肯定比较难。”